聚宝盆心水论坛热线:

1392348-9989

PRODUCT

光阴将我们送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

 
  都是初恋惹的祸
  
  题记:说别人的故事,想自己的人生。本文的两位主人公生活在现实社会的每个角落,而且这样的故事也只有她最好的闺蜜才会知道。我用第一人称的方式写下来是期待让读者找到共鸣。
  
  前几天我尊敬的“一闲人”大哥提议我写书,我知道这是鼓励我。虽然,我怀揣着一直想做文青而年龄又不青的梦想,端着文青特有的范儿而又没人待见的臭架子猫在蜗居里开通了空间,也经常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嘚瑟着。其实真不是我的错,我只听到那谁说了一句“梦想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后就把自己这一百多斤撂在了这个舞台上,从此站在这个既能让人关注鼓掌又能让人丢人现眼的舞台上欲罢不能。
  
  但我有几斤几两自己知道,半瓶墨水怎么也荡不出来呀,用本山大叔体就是三天憋不出两个字来,白云大妈写完《日子》又写《月子》,我呢,哪怕村东头的厕所没纸了,我也写不出《日子》,更别说《月子》了。“一闲人”大哥,让你失望了,书这辈子我是出不成了,只有涂鸦些身边的人和事,也算满足自己喜欢八卦的腹黑心理。同志们,咱写的不是书,是寂寞啊,如果一定说是文章,那就算是“故事会”或是“微小品”吧,但素材来自真实故事。多谢各位捧场了。
  
  物是人非
  
  我们俩上学那阵好得跟一个人似的,我们两家好得跟一家似的。虽然她看不上我孩子他爸,我瞧不上她孩子的亲爹,可这不影响我俩继续着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传奇,虽然我俩在某些地方三观并不一致。
  
  工作调动后两人分开了,之后就很少联系了,那年月没呼机没手机没微信更没有微博,不像现在即使不见面也从微信微博上了解到对方今儿又吃啥了,买了什么东西,甚至老公孩子内裤的颜色。
  
  历经多年平淡生活以后,她,追逐到了不一样的烟火。
  
  什么事都怕偶然,比如蓦然回首什么的。
  
  二十年后她遇到了初恋。这勾起她对发黄的相片古老的信以及褪色的贺卡的回忆。于是,她似乎找到了青春萌动的痕迹,于是,她立马攥住了好不易回归的青春的尾巴。
  
  她与他又携手看春天的花儿,秋天的落叶以及冬天的落阳。
  
  当然,这一切的事都背着我一直瞧不起的她孩子的亲爹。
  
  她到我家来的时候我以为来了天外飞仙,好几年不见突然出现的她绝不是想吃我炖的排骨。虽然,N多年前我家的筷子都被她咬细了,虽然那时候粮食还定量。但改革春风已吹满地,我家已经不在乎外人天天来蹭吃蹭喝了。
  
  在又一次不客气地把我家的排骨吃进肚里还把剩余的打包了以后打着饱嗝对我说,她想跟初恋结婚。
  
  经年以后的我也被岁月磨练的一塌糊涂,我也不是那个她旧日所熟悉的那个有着灿烂笑容的我,不变的是我们的对话方式。
  
  我靠,你丫吃饱了撑的吧,你丫排骨吃腻了吧。
  
  她说很纠结,很纠结。
  
  你活该。
  
  你认为你的初恋还是原来的那个人吗?即使是,他那时胎毛还没脱净懂得什么叫爱情吗?
  
  她巴拉巴拉地跟我强调再次遇见的美好,那感觉有如一粒石子投进沉寂的湖水后激起了心底的涟漪,从此她找到了久违的初恋的感觉。
  
  我说,虽然我一直瞧不上你孩子她爹,可他给了你一个稳定的家。你就是腻歪了平淡的日子,天上突然掉下个宝哥哥一下就把你砸晕了。很美好是吗?很刺激是吗?很爽歪歪是吗?
  
  你别这么恶毒好不好?
  
  好吧,即使你想重头再活一次,你有没有想过你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生活?若是爱情能当饭吃你还起早贪黑的赚钱干嘛?他说爱你,他又给了你什么?一个前任留下的孩子,一段多愁善感的回忆,除此之外呢?
  
  断了,赶紧的,麻溜的,带着你发黄的回忆跟我家的排骨赶紧从我眼前消失。顺便说一句,万一短时间内你跟他在公园树林背静角落被你孩子她爹发现,你就来个死不承认,就说那男的是我的相好,约你出来是想让你给我做做思想工作。若是在床上被逮住了我可就帮不了你了。
  
  她走了,我咬牙切齿地骂着自己,你TM怎么就没遇到这么一个能勾起青春记忆的人?我多想在翻开旧日的课本时发现一张写着让人脸红心跳的诗句的书签。
  
  我们都是有故事的人,只是那故事只属于旧日狂热的自己。
  
  遥远的路程昨日的梦以及远去的笑容·····物是人非。
  
  一切都结束了
  
  说别人的故事,想自己的人生。我和挚友猪猪的交情已经有四十多个年头了,高中毕业以后的几年里还时常有些走动,就算不在一起工作,不在一个城市生活,也经常信来信往的,慢慢的后来就越来越少了,一年之中能见上几次面就很不错了。但从她恋爱到结婚生子的全过程的点点滴滴我是了如指掌,她深知我的性格,平常从不主动与好朋友联系,但心中对朋友的挂念是不会少的。所以只要她联系我,肯定是她那里出了什么故障需要我去修理补救,我习以为常,她也感觉我是应该应分,没什么客套,一个电话准能把我调到跟前。
  
  十几年前,她工作调动来到肇庆,一家人也搬到这个城市生活,她在国税局工作,和我的工作经常有交集,于公于私我们这对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更是锦上添花。那年秋天的一个中午猪猪打电话过来说,给我准备午饭我马上到你家,我想肯定她又有事儿了。
  
  这次见猪猪感觉她很憔悴,我什么也没问等她吃完午饭自己招供,我有午睡的习惯她知道,所以看见我躺在床上闭着眼她也没大惊小怪,随便地躺在我身边跟我谈起了她的烦恼。
  
  在偶然的机会她遇到了她初中时代的初恋情人,两个人同时勾起了对往事美好的回忆,之后曾约会过几次,她感觉到男方还一直在爱着她,男方出差回来给她带来了礼物,是她非常喜欢的名牌手袋,猪猪说都分别十几年了他还记得我喜欢臭美,喜欢名牌手袋。从他的表白中我知道了他对我的思念,他结婚很晚,因为猪猪搬家的缘故两人失去了联系,但他相信同在一个城市里总会遇见对方,他就这样寻找着、等待着,最后感觉没有希望了才结婚了。
  
  猪猪说的很伤感,我一直闭着眼睛听着面无表情,其实我的心里也被这两个人的故事感动着。
  
  猪猪说,他昨天跟我提出要与爱人离婚,希望我们能走在一起,他不愿再次与所爱的人失之交臂了。我很矛盾,我爱他喜欢他,可我又不想放弃我的家庭,我该怎么办哪?
  
  猪猪一把把我拽起来,别睡了,装什么装?告诉我该怎么办?
  
  我该怎么说呢?一段在青涩的年纪里少男少女情窦初开的美好记忆,如果这个事情让我遇到了也许我也会左右为难。
  
  猪猪说,我终于知道了小说中描写的爱一个人心会痛的感觉了,我的心里真的很难受。
  
  看着难过而不能自拔的猪猪,我努力平静了我的思绪,我说猪猪我问你几个问题吧。
  
  首先,你想离婚吗?猪猪说不想,老公很好,儿子也可爱。
  
  第二个问题,你爱他什么?猪猪说我不知道,只感觉和他在一起我们很快乐,没有现实生活中的是是非非,好像又回到了美好纯真的学生年代,感觉年轻了很多。
  
  第三个问题,你多大了?猪猪说,你费什么话呀,我多大你不知道?
  
  问完这三个问题,我又躺下闭上了眼睛,猪猪气得直打我,我让你给我出主意我该怎么办,你光问问题就完了,你倒是说呀!我告诉猪猪答案就在这三个问题里。
  
  猪猪沉默了,她说我懂你的意思了,你是让我跟他分手。我说不是跟初恋情人分手这么简单,是跟初恋告别。
  
  大约一星期后的晚上,我接到了猪猪的电话,她说一切都结束了,她很轻松。
  
  好了,故事讲完了,她很轻松,我也很轻松,猪猪们,你们若安好,便是晴天霹雳。
  
  前一段时间,高中的几个同学频频致电要我参加今年毕业周年的同学聚会,说我前几次都没参加,这次一定要去。对此,我仍有点提不起兴趣,燃不起激情。好多人都说,同学聚会就是红杏出墙的温床,是初恋情人旧情复燃的助燃器,但我不是红杏,也没有出墙这个资本,更不会旧情复燃,因为我的初恋早像巫婆般骑着扫把踏着夕阳归去,因为我忘了初恋的那个人是谁。
  
  最后,总结一句:初恋,遇见的不一定都是王子,也有可能是唐僧,自己琢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