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宝盆心水论坛热线:

1392348-9989

PRODUCT

指针的方向像两根愤怒的眉毛高挑着

  
  信手涂鸦——跳上枝头后的三凤(一)
  
  编者按(自己给自己当编者):时间过得很快,一眨眼就到了2015年的二月份了。二月份注定是个不平凡的日子,因为有春节,更重要的是还有情人节。在这不平凡的日子里,我把我非常熟悉的一个人物改编成微小说,一共分四集写。这是我第一次写小说,写的不好,看官多包涵。
  
  文字的标题:信手涂鸦,就是随便乱写的,跳上枝头的三凤就是文中的主角,为什么说她是跳上枝头呢?因为她和那个时代的“特产”——很多小三一样,本是山鸡一只,千方百计想跳出农门,刚好看到城里的一棵大树,就想跳上枝头变成凤凰。经过不懈的努力,功夫不负有心人,枝头是跳上了,她会不会变成凤凰呢?请看我的微小说。
  
  三凤敲开了隔壁王美丽的门,进了门就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瞪着哭成桃子的眼睛说,我怎么就那么命苦呢?王美丽抬头看看墙上的石英钟,十点十分。
  
  深秋的夜越来越凉了,一个人的家显得格外清冷。王美丽在往常这个时候一般坐在书房的皮椅上上网。夜半体寒,她喜欢披上那条朋友从俄罗斯带过来的羊毛披肩,用披肩把自己包裹起来。
  
  王美丽递给三凤一杯热水,坐在离三凤不远的沙发里默默地注视着她。王美丽知道,此时此刻她只做一个倾听者就够了,三凤的哽咽只是序曲,马上雷鸣电闪波尔卡即会奏响。
  
  这种日子我再也不想过了!他又老,又穷,又变态,跟着这样一个木头疙瘩再过下去的话我真的要疯了。昨天我对他说,儿子的学校推选了几位学生去复旦大学参观,挺高兴的事不是?我让他给儿子掏点零花钱,你猜他怎么说?
  
  王美丽从茶几上拿起烟盒,抽出一支递给三凤,自己也点上一支。右胳膊杵在沙发扶手上,眼睛盯着徐徐燃烧的烟头,冷冷的说,还能怎么说,没钱呗。
  
  这糟老头子退休后就疯了,家务活一点不干,没事就往她女儿家跑,工资全填给了那个无底洞,我儿子眼看就要考大学,买房子,娶媳妇。光我一个人的工资怎么够用!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王美丽的眼睛透过烟雾看着墙角的青花瓷花瓶。脑子里突然闪现出周杰伦的《青花瓷》。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在瓶底书刻隶仿前朝的飘逸,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
  
  半天,她回过头瞧着三凤憔悴的脸,幽幽地说:你自找的,当初嫁给他的时候你就该想到,一个跟你父亲年龄差不多的男人更难抵挡岁月的侵蚀。
  
  三凤狠狠地掐灭了烟头,捋了一下蓬乱的头发,长叹一声,报应啊!
  
  三凤22岁那年经姐姐介绍来到一个省直机关在海边的度假村当服务员。对于一个刚从山沟走来的女孩来说,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令人着迷。花园式的建筑,豪华的装修,过来过往衣着光鲜的人群。三凤羞于跟人提起自己的出身,她把工资都用在穿着打扮上,她要让自己像个城里人,今后更要做一个城里人。
  
  度假村的经理是机关派过来的,大家都叫他郭经理。老郭四十多岁,正是男人最有魅力的年龄。他是自己要求过来工作的,他想躲开家里那个母老虎,那个从早晨睁开眼睛直到晚间闭上眼睛睡觉为止,不停唠叨,不停抱怨,不停找茬的怨妇。度假村从五月份开始营业,直到十月份才关闭。在一年中最好的季节里,一个人过着清静安心的日子挺好。
  
  老郭也想到过离婚,可是一想到那次刚跟媳妇开口,媳妇拿着一把菜刀就向他头上砍来,吓得他落荒而逃的情景就不寒而栗。
  
  问题是老郭是个正常的男人,他希望像别的男人一样有个知冷知热的女人关心他,夜里让他搂在怀里压在身下随心所欲。
  
  四十一朵花的老郭,无论从外形还是内在都符合三凤择偶的梦想。那个年代“大叔”还是大叔,可三凤就喜欢这个成熟而又帅气的大叔。在她眼里这个男人的身上甚至罩着一股令人炫目的光环。夜里睡不着的时候,三凤就会回想白天郭经理的一举一动,他的一个眼神、一个微笑,都会让三凤心中的小兔子突突乱跳。
  
  三凤是从老服务员的嘴里得知老郭的婚姻状况的。对于单纯的三凤来说,她只想嫁一个她爱的城里人结婚,做城里人是她的梦想。她要让那些不拿正眼瞧她的不可一世的女干部们瞧瞧,三凤一定会成为站在梧桐树顶上真正的凤凰的。
  
  三凤喜欢看都市爱情剧。那天一部电视剧里的场景突然启发了她,她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狗血的剧情都是一样的。三凤跟老郭上床了。三凤信奉一句话,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之后的事情跟所有小三上位一个套路,三凤怀孕了而且死活不听老郭的请求,坚决不打掉孩子。老郭只好去法院起诉离婚,他不敢直面那个心狠手黑的媳妇。经法院协调,老郭把所有财产都给了原配和女儿净身出户。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三凤不在乎老郭的窘境,她认为,以老郭的本事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她挺着大肚子进了老郭的门,成了一名真正的城里人。
  
  如今,过了花甲之年的老郭风采早已不在。当十几年不见的女儿突然找到他,要他帮忙给安排工作的时候,老郭良心发现,他欠缺女儿的实在太多了,他要补偿。从那以后老郭每月只给三凤1000元钱,余下的都给了女儿。
  
  三凤在城里没有朋友,邻居王美丽是她唯一可倾诉的对象,况且她打心底喜欢王美丽的优雅。三凤曾私下里模仿王美丽的穿着,可是总感觉穿不出那种味道。王美丽独身一人生活,谁也说不清她到底是未婚还是离过婚。三凤清楚地记得第一次跟王美丽接触是煤气公司改装天然气,王美丽因为要出差就把钥匙交给了三凤,请她代为照看一下。从此她俩就成了朋友。
  
  三凤隔三差五就找王美丽诉一回苦,跟老郭生气的时候还会在王美丽家里吃一顿。她跟王美丽学会了怎样品喝红酒,王美丽吸烟的时候也会要上一支。她羡慕王美丽悠然自得的小资生活,可是搞不明白这么一个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段有身段的女人怎么就不结婚?几次话到嘴边又咽回去,她知道,问也是白问,王美丽不会说。
  
  时针指向午夜零点,三凤倒出一肚子苦水后后感觉轻松了很多,人也困倦了。她抬眼看了看王美丽,后者依然坐在沙发里,一双漂亮的丹凤眼在灯下散发着沉静的冷光。三凤感觉她好像在哪幅画里见过王美丽,什么画呢?好像儿子的美术书里有这么一张油画。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