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宝盆心水论坛热线:

1392348-9989

PRODUCT

三凤总是要回味一下他们相拥共舞的场景

 
  
  信手涂鸦——跳上枝头后的三凤(四)
  
  三凤终于发现,原来女人的第二春是需要自己去挖掘的。
  三凤总是要回味一下他们相拥共舞的场景
  她迷恋上了交谊舞,也喜欢与她共舞的男人,她每天晚饭过后都要精心打扮一番才出门。舞场是展示她第二春的舞台,她爱这个舞台,爱的要命。三凤顿悟,三十岁以上的女人之所以被叫做黄脸婆,还不是女人自己不注重容颜的修饰?她奶奶曾经说过,佛靠金装,人靠衣装,老母猪打扮打扮也有贵妇像。
  
  花枝招展的三凤哼着歌出了门,此时晚霞映照着天空,微风裹挟着花香扑面而来。三凤从未注意过原来初秋的夜晚是这样怡人。
  
  王美丽正在给窗台上的花草浇水,抬头看见三凤轻盈地从窗前走过,她放下手中的水壶,默默注视着三风远去。
  
  三凤和赵英俊成了固定的舞伴,三凤喜欢这个穿白衬衣的男人,清爽、儒雅,那句形容男人的词叫什么来着?对,风流倜傥。三凤觉得他俩配在一起简直就是舞场中的金童玉女。
  
  赵英俊喜欢一边跳舞一边给三凤讲笑话,常常逗得三凤花枝乱颤。赵英俊来早了就站在场边等候三凤,这种行为常常让三凤感觉很温馨。
  
  十点散场,赵英俊总是看三凤走远后才骑上自行车离去,三凤觉得他够绅士。走在回小区的路上,也会细细品味赵英俊对她的赞美。
  
  一天,刚走到楼前的三凤手机响了,是王美丽打来的,叫三凤到她家来一趟。这是王美丽第一次主动给三凤打电话。三凤不禁一惊,心想王美丽一定有什么急事找她。
  
  进了门看见王美丽如往常一样淡淡的样子,一颗提着的心才放了下来。三凤只有王美丽这一个朋友而且很在乎她,别看王美丽外表冷漠但对她三凤还是挺好的。
  
  王美丽给三凤倒了一杯水,渴了吧?
  
  嗯,出了一身汗。
  
  开心吗?
  
  当然开心,那次你提醒我要找个有兴趣的事做,我真的找到了。
  
  面对着三凤的兴高采烈,王美丽冷冷地说,是不是有了固定舞伴了?
  
  你跟踪我了?
  
  三凤惊诧王美丽的洞察力,她想不到王美丽会问她这个。
  
  我才没兴趣盯梢呢,今天叫你来是想提醒你,跳舞是一项很不错的运动方式和娱乐方式,但若只专门跟某个男人跳的话早晚会出事的。
  
  怎么会呢,我们只是跳跳舞而已又不搞婚外恋。
  
  王美丽点上一支烟,眼睛盯着烟头上的火光良久,突然回过头来对三凤说,我本不是爱多事的人,可是作为你的朋友有些话必须跟你讲清楚。
  
  首先,一个整天混迹于舞场的男人,他的身份和动机是值得让人思考的。试想,一个成功的男人哪会有大把时间去娱乐呢?其次,你只是一名普通的中年妇女,虽然姿色犹存但也没有达到让人叹为天仙的程度。细想想,其实中年女人相比二八少女更喜欢被赞美的感觉,女人到这了这个年龄都有颗不甘的心,自以为心理年龄还青春着,而容颜却成了打败信心的硬伤。所以一旦遇到男人的花言巧语反倒更喜欢听,更容易上当。
  
  我猜想这个男人一定是会揣摩妇女心理的,不然你也不会喜欢他,跟他成为固定的舞伴。即便他没有骗你的意图你也需要注意,每天固定的时间跟固定的男人在一起,这样会慢慢养成一种习惯,就如一日三餐一样,少吃一顿饿不死,但到了吃饭的时间不吃就感觉不适应,人往往是被习惯所左右的。
  
  王美丽一下说了那么多话,三凤感觉有些转不过弯来。王美丽看出了三凤一下消化不了的样子就打住不再说下去,三凤坐在那里迷茫了好久才反应过来。
  
  你是怕我被那个男人骗了?
  
  嗯,有这意思。还有,怕你深陷进去拔不出来。
  
  三凤从王美丽家里出来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她洗完澡躺在床上还在想着王美丽的话,她知道王美丽是出于关心她的角度才会这样说的。可是,事情真的像她说的那么严重吗?三凤觉得王美丽有些大惊小怪了。
  
  第二天晚饭后三凤想不去跳舞了,她想证实一下王美丽所说的“习惯定律”。她打开电视机想找一部电视剧看,可是心里却焦躁的很,抬头看看时钟,八点二十分,往常这个点舞场已经开始了。赵英俊去了吗?他是否在等我?他是否等急了?
  
  三凤的心里如一百只小耗子在抓挠,她想让自己安静下来可是越劝说自己越焦灼,她决定还是去吧,即便不跳舞也不能让赵英俊白等。主意一定下,三凤急忙跑进浴室洗澡化妆,急火火地出了门。
  
  老郭一直在卧室里写着毛笔字,最近他又报了一个书法班。听见一声门响,他知道是三凤出去了。他的笔顿了一下,然后接着写下去。
  
  三凤找遍了整个舞场也没发现赵英俊的影子,她后悔没有早跟赵英俊要个电话,那样的话就不用这么着急了。她悻悻地往回走,脑子里乱七八糟地出现了各种场景,难道赵英俊出车祸了?他病了?他病着的时候身边有没有人照顾?三凤听赵英俊说过,他五年前离婚以后一直单身,他希望若再次走进婚姻的话一定要找一个像三凤这样的美丽贤淑的女人。当时三凤只是很受用的听着,并没有往心里去。
  
  第二天赵英俊还是没有来。
  
  第三天。
  
  第四天。
  
  三凤一次次的希望化成了彻夜难眠的失望。这个赵英俊难道真的人间蒸发了吗?
  
  第五天,三凤告诫自己说,这是最后一次去舞场找他。若他还没出现的话自己也就再也不跳舞了。况且没有了这个男人的赞美再怎么打扮又给谁看呢?
  
  三凤就要彻底失望的时候,舞场旁边书亭的老太太找到她并给了她一个电话号码,说是一个男人留下的。三凤急忙打过去,你跑哪去了?这几天找不到你我都快急死了。
  
  赵英俊说他病了,而且也非常想她,邀请三凤来家里坐坐。
  
  余下的事情顺理成章的发生了。
  
  三凤没敢在赵英俊那里过夜,虽然情欲的烈焰还在燃烧着她的身体,她也希望继续在赵英俊的怀里将自己化成灰烬。可是她不能夜不归宿。
  
  轻悄悄地打开房门,轻悄悄地换了拖鞋,轻悄悄地走进卧室。
  
  第二天早晨,三凤早早做好了早饭叫老郭起床。三凤对自己的行为还是有些懊悔的,她觉得对不住老郭。老郭像往常一样吃了早饭自顾自地走了。三凤看老郭没有异样表现一颗心才踏实下来,收拾完屋子上班去了。
  
  三凤下午给赵英俊打了电话,告诉他今晚家中有事不去跳舞了。她想平复一下自己的内心,也想好好整理一下思绪。跟赵英俊上了床之后,三凤有了新的想法。她不想这样不明不白的搞婚外恋,她想离开老郭跟赵英俊结婚。她愧对老郭,更不想让老郭长期戴着绿帽子。既然老郭他俩的夫妻生活已然名存实亡,又何必彼此捆着对方呢?
  
  老郭九点钟才回来,进了门径直走到客厅坐下,往常他都是直接走进卧室的。三凤心想,这样也好,不如趁这个机会跟老郭摊牌。
  
  老郭却先说了话,三凤,我觉得我们这样过下去实在没有意义了。咱们离婚吧。
  
  三凤惊讶地看着老郭,她万万没想到老郭会率先提出离婚,虽然这正合三凤的心意,可是转念一想,我李三凤倒成了被甩的人了?一时间三凤悲愤交加。
  
  为什么要跟我离婚?我哪点对不起你?三凤张开喉咙拍着大腿大哭起来。
  
  我22岁就嫁给你了呀········给你生了儿子还考上大学了呀·······你真是不折不扣的陈世美呀·······我把青春葬送在你的手里·······你又把我甩了呀······
  
  老郭坐在一旁冷眼看着三凤哭闹,等三凤逐渐安静下来老郭接着对她说,我不想跟你吵闹,这些年我们已经吵够了,我烦了。我不隐瞒自己,我想跟你离婚后跟前妻复婚。我跟她同龄人而且生活了十几年,从生活习惯到思维方式都很容易沟通。虽然以前她做的有些过分,但因娶你而抛弃她,这种伤害更大,所以我一直觉得对不住她。你离开我也可以找个同龄人,享受真正的夫妻间的快乐生活,这个我已经做不到了。
  
  我想好了,房子和儿子都给你,我的存折上有10万块钱也是留给你的。我已经跟儿子通过电话,他支持我的做法。说完,老郭起身进了自己的卧室。
  
  三凤呆呆地坐在那不知是喜是悲,事情来的太突然她不知道该怎么接受,她喃喃自语,这个老头子居然甩了我?他居然把我甩了?儿子,儿子竟然还支持他。
  
  三凤拨通了儿子的电话,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居然支持你爸跟我离婚?
  
  儿子在电话那头说,妈,你觉得你们这份婚姻还有存在的价值吗?两个人在一起那么痛苦不如早点分开,各自寻找适合自己的生活。妈你放心,儿子长大了,儿子一定会孝敬你的。
  
  三凤哭了,为儿子的这番话所感动,她对儿子的付出没有白费。
  
  跟老郭平静地办好了离婚手续后,老郭搬走了。
  
  三凤给赵英俊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自己已经离了婚,中午若有时间一起吃个饭,赵英俊答应十一点给三凤打电话。
  
  直到十二点赵英俊的电话也没有打来,三凤拨了过去,电话里说,您拨的的电话是空号。(完)
  
  后记:一鼓作气,把所谓的“微小说”写完了,但我的心情并不轻松,因为素材来自于真实生活中。故事的主角是我曾经的邻居,前不久在街上遇到她,她的落寞让我无语,我只能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要知道,城里的月光虽迷人,城里的风景虽美,但城里的大树不是每一棵都能给自己遮阴,都能给自己乘凉,也有可能树上的积聚的尘埃经不住风雨的侵蚀,而变成污垢,让你不但变不成凤凰而变成落汤鸡。
  
  打开电脑,弹出一行字:今天是“立春”。一年四季在于春,祝各位看官:春风得意,满面春风,春华秋实,四季平安,快乐永远……
  
  第75章默认分章[75]
  
  信手涂鸦——跳上枝头后的三凤(二)
  
  昨晚在美丽那哭诉完,三凤心情平静了很多,躺在席梦思上转辗反侧总算进入梦乡。第二天起床后洗完澡对着浴室里的镜子发呆,她发现眼角的鱼尾纹又多了几道,而且面部皮肤下垂的速度越来越快了。她直视着自己,甚至感觉有些陌生。这还是那个曾经嫩的能掐出水来的三凤吗?她用双手将脸捧起来使尽儿往上提,又发现自己的脸忽然变成了戏里的青衣,眼角眉梢虽然吊了上去可又虚假的像个面具。
  
  三凤心里头窝着一股火走进厨房开始做饭,,要不是那个该死的老头子摧残,自己怎会衰老的如此厉害。可是不管怎样日子还要过下去,既然选择了这样的生活就这么挨着吧。她一边切着大白菜又一边安慰自己。家里只有大白菜了,三凤又懒得出去买,晚饭就素炒白菜,再熬一锅大米粥,儿子住校,两个人的饭好糊弄。
  
  老郭手里拿着一个南瓜开门进来,上衣跟裤子上满是灰土。自打退休后老郭感觉无所事事,没事就骑着自行车到处瞎转悠。春天的时候他发现一片被开发商围起来的空地,一打听,这块地已经荒了好几年。有几块已经被人开垦出来种上了庄稼。这勾起了老郭的兴趣,他是从农村走出来的人,骨子里对土地有种特别的亲切感。于是他也开垦了一块儿空地出来种些玉米花生什么的。从那以后,老郭像一个真正的农民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即使没什么活可干他也要每天坐在这里待一会儿,喝着从家里带来的茶水,看青苗一点点长高。
  
  三凤见老郭又是脏兮兮地进家,便说,你能不能把身上拍打干净再进来?
  
  老郭瞅了一眼三凤,径直走到厨房里把南瓜放在地上。看到桌上摆着的素炒白菜回身对三凤说,今晚就吃这个?
  
  你给的那点钱还不够儿子的生活费,能吃到这个就不错了。
  
  老郭没搭理三凤开门就走。
  
  三凤追出去问,你去哪?
  
  下饭馆去。
  
  老郭的这种态度已不是一两次了,刚还在自我安慰的三凤崩溃了,她嘭的一声关上房门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痛哭起来。十几年来三凤从举止到做派努力让自己像个城里人,但从小受到的熏陶一直潜在骨子里。三凤打小看惯了奶奶和妈妈对发泄的诠释,她一直坚信只有那种发泄才是最痛快淋漓的。
  
  三凤的发泄方式很具有民族性和地域性,她要痛哭,她要咒骂,她要用粤剧加瑶族长调的方式将发泄的内容表达出来。
  
  我的命咋这么······苦·······啊·······我22岁嫁给你时家徒四壁啊······是我揣着一颗火热的心·······才把日子过得像个样啊······自打你跟你的丧门星联系上啊·······你的心就不在这个家了啊·······你比陈世美还狠啊·······钝刀子杀人才难受啊······这日子让我怎么过呀·······
  
  王美丽隔着窗子就听到了三凤的哭骂声,这个月已经出现过几次这种声音了,从频率上判断三凤似乎真的要扛不住了。王美丽打开音响,放上一张小提琴协奏曲《梁祝》的CD,靠在床头继续读着冯唐的《活着活着就老了》。
  
  我羡慕那些生下来就清楚自己该干什么的人。这些人生下来或者具有单纯的特质。如果身手矫捷、心止似水,可以去做荆轲。如果面目姣好,奶大无边,可以去做苏小小。或者带着质朴的目的,比如詹天佑生下来就是为了修一段铁路,比如孙中山生下来就是为了搞一场革命。
  
  王美丽放下书,听着隔壁断断续续的哭诉沉思,三凤是为了什么呢?
  
  老郭醉醺醺地回到家,径直走到他的房间睡觉去了。到了他这个年龄,欲火不再焚身,床上是否有个女人对他来讲已经无所谓了。
  
  分居是两年前三凤提起出来的,她厌恶了躺下只会打呼噜而没有欲望的男人,更让她不能容忍的是,躺在床上的她一睁开眼睛便看见老郭的秃顶。那个光秃的头顶让她想起她们村东头那个常年流着鼻涕,浑身尿臊味,早年间因为脑袋上长了秃疮而变成癞痢头的张傻子。张傻子一辈子单身,靠着亲兄弟们给口饭吃居然活到了八十岁。三凤打小就怕张傻子,总是离得老远就跑开。如今,老郭居然越来越像张傻子的做派,在地里呆上一天居然回家连脚都不洗就直接上床,身上那股老男人特有的油腻味儿让她闻起来就想吐。
  
  三凤此时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她回想着跟老郭从相识到成家的全过程。她搞不明白那个曾经在她眼里风度翩翩的男人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难道真如王美丽说的那样,一个像父亲一样年龄的男人更禁不起岁月的侵蚀?可是左右邻居像老郭这样的人都是清清爽爽的呀!
  
  三凤又想起电视剧《橘子红了》里扮演老爷的寇世勋,她拿老郭跟他对比,越发觉得堵心。翻来覆去折腾到后半夜还没有睡意,她盼着天赶紧亮起来。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