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宝盆心水论坛热线:

1392348-9989

PRODUCT

和暗恋的女孩子走在一起是他多年前的梦想

  
  乱涂鸦——沉浮、迷离(二)
  
  (续上)刚才还嘻嘻哈哈的两个人突然沉默下来,秋天的夜晚凉风习习,一阵风吹来,刚喝过酒的他俩不由自主地打起了寒颤。发黄的路灯下两个长长的影子拖在地上,哗哗作响的落叶在影子上翻滚,纠缠,离去······
  
  走过一条街,王美丽忽然站住了,你回去吧,晚了老婆会担心的。
  
  沉醉在如烟往事里的赵英俊被王美丽的话惊醒了,慌忙回答,她不是小心眼的人,让我再送你一程吧。
  
  赵英俊此时的心里有些不舍甚至说有些享受,他很喜欢这种感觉,虽然王美丽已不再是那个清纯的如水晶般的女生,虽然她以然变成了风姿卓越的妇人,但终归是自己情窦初开时第一位走进心里的女生。赵英俊遗憾的想,为什么我没有看到她的成长?为什么我没有陪她一起慢慢变老?
  
  王美丽看到赵英俊那一刻深情的眼神不禁哈哈大笑,用手捋了捋被风吹乱的长发说,我猜你正沉浸在回忆中对吗?后悔上学时没把我搞到手是吗?
  
  赵英俊的脸腾地一下红了,他感觉到了他的脸在发烧,幸好此时站在暗处,否则他的小心思一定被眼毒的王美丽看出来,而且会引发她新一轮的调侃。
  
  王美丽说,就此别过吧老同学,后会有期。说完不等赵的回应,她已经转身离去。
  
  赵英俊默默地站在路旁的梧桐树下看着王美丽远去的背影,听着高跟鞋敲打路面的声音渐渐消失在空旷的夜里,怅然若失地从兜里掏出烟点上,后退两步靠在树上慢慢地吸着。虽说今晚在酒桌上被王美丽调侃的够呛,可是跟她在一起的感觉就是比跟同事们轻松,连恶作剧都是那么讨人喜欢。这丫头还是那么闹。
  
  他忽然想到了秦影,今晚他发现秦影看他的眼神怪怪的,而且对王美丽的态度也很特别。秦影到底怎么了?
  
  抽完一支烟,赵英俊决定自己再走上一段,好久没有这样放松过了,在单位每天都在装相,出了家门就好像戴上了面具,逼着自己说话得体、办事稳妥,尽量在公众面前展示出正面形象。赵英俊想到此不由深深地出了口长气,唉,天明后又要回到那个状态。
  
  他又想到了王美丽,想到她装醉抓着他胳膊下楼的场景。他感到他的青春像小鸟一样飞走了。
  
  王美丽转过街角的时候停了下来,悄悄回头看了看远处站在梧桐树下的赵英俊,她感到那个身影像极了《罗马假日》里的格里高利·派克。只是他的身边缺少了那位倾国倾城的奥黛丽·赫本。
  
  时针指到了十点半,此刻的城市已没有了白日的喧哗,整个城陷入了一片寂静中,偶尔呼啸而过的汽车似乎在做着最后的疯狂。这都是白天堵车惹的祸,司机们趁着此刻在享受着激流勇进般的快感。
  
  王美丽一进家门就甩掉了那双令她痛苦不堪而又欲罢不能的高跟鞋,她一边走一边脱衣服,走进浴室的时候已经赤条条来去无牵挂了。她站在镜子前打量着自己,发现眼角又多了一条鱼尾纹,额头上的皱纹似乎也深了些。她恶狠狠地对着镜子里的人说,老吧,看你能老到哪去。
  
  赵英俊轻手轻脚地打开房门,在餐厅倒了一杯水随后径直走到书房里坐下来,他喝酒后爱口渴,而且酒后总是很兴奋,一时半会儿睡不着。这个时候,妻子早陪着女儿睡下了。即便是妻子醒着也只会问一句,回来啦,再无二话。赵英俊有时很享受妻子的少言寡语,与唠唠叨叨的神经质女人相比,妻子这点算是个长处。只是他不喜欢妻子过分的沉默,没有交流还算夫妻吗?当他疲惫的回到家中的时候他很想跟妻子倾诉一下工作中的苦恼,可是一看到她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倾诉的欲望一下子消失殆尽。
  
  赵英俊躺在了书房的单人床上,脑子里不由想到了最近的人事变动。听省组织部的朋友说,近期要考察后备力量,条件合格者将进入院领导班子。他早在几年前就已经进入后备人才库,提拔是早晚的事。只是竞争对手都不弱,从资历到学历与他不相上下,竞争的残酷可想而知。
  
  想着想着他越发睡不着了,他考虑动用哪些关系能帮到自己,脑子飞快地运转着,直到黎明才迷糊了过去。深秋的早晨太阳也懒懒的,在灰蒙蒙的天空下闪着无精打采的光。这个季节树叶落得差不多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裸露着,树皮像极了耄耋老人的皮肤,粗糙龟裂。
  
  秦影一夜没睡,此时蓬头垢面地坐在床上望着窗外发呆。她的家是独栋别墅,是她老公的一位房地产朋友半卖半送的。屋子前有一个小小的花园,秦影请花匠按照欧式花园的风格种植了一些花草。只是到了这个季节再美丽的花都枯萎了。
  
  秦影喜欢赵英俊,从她调入学院报到的那一刻就无理由地爱上了他。她欣赏赵英俊儒雅的外表和亲和力十足的微笑,尤其喜欢他穿着细条衬衫蓝色西裤的样子,在她的眼里这样的男人才是完美的好男人。
  
  秦影看看表到了上班的时间,她从床上站起来走出卧室,空荡荡的房间里回荡着皮拖鞋塔拉塔拉的声音。
  
  老公张强这几天去省里开会,即便不出差又怎样呢?他每天都要后半夜才回来,醉醺醺的样子让人恶心,躺在床上睡的跟死猪一样,而且他的呼噜声惊天动地。
  
  秦影从嫁给张强的那天起就打心眼里瞧不上他,若不是哥哥秦牧逼着她嫁人,她才不会找这么一个龌龊猥琐的男人。
  
  在别人看来,秦影的出身不一般。她的父亲是原市政府秘书长,在市里也曾是大权在握呼风唤雨的角色,哥哥秦牧沾了老爸的光,大学一毕业就分派到市组织部,在父亲和他的关系网的提携下,秦牧如今已是省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了。
  
  但是,家里这些耀眼的光芒也遮不住婚姻不幸福的阴影,张强这双鞋不合脚,只有秦影知道。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调到学院工作后,秦影遇到了赵英俊,她喜欢他,经常有意无意的接触他,她就不相信,她漂亮的容貌和丰厚的家底,就攻不破赵英俊这块顽石。正当她暗恋着赵英俊时,半路上杀出一个程咬金,今晚的饭局上不知从哪来的同学王美丽,还是“同桌的你”。看他们那“秋天的菠菜”暧昧眼神,秦影觉得彻底没戏了。(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