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宝盆心水论坛热线:

1392348-9989

PRODUCT

说起我和语文老师的恩恩怨怨

 
  
  跟我有关系吗?
  
  早晨打开电脑才知道今天是五月四号,随机还弹出一句煽情的话:这个日子里,你在干什么?你有值得回忆的事吗?哦,是啊,青年节到了,可是跟我有关系吗?(贾玲的一句台词)
  
  退休后,我的日子从来都是浑浑噩噩,稀里糊涂,懵懵懂懂又一天。我能知道今天是星期几,已经很了不起了,那是因为每天下午要去接小猪猪,学校搞错峰放学,一三五低年级早点放学,二四就迟一点,你说我不记住能行吗?因为我时常的糊涂,有时自问,你有明白的时候吗?答,不多。
  说起我和语文老师的恩恩怨怨
  这症状纯属老年痴呆症提前,我怎好意思过五四。
  
  幸好回忆还在,我还是回忆点什么吧。
  
  上初中时我还不够年龄(那时好像规定16岁才能入团),上高三时我到年龄了,可以入团了,但入团的首先条件是品学兼优的学生,还要根正苗红。我呢,学习是尖子,品德也还行,却因为我爷爷和奶奶的历史问题(前面已经说过,爷爷是国民党军官,奶奶是资本家的女儿)要查三代,所以我的入团问题好事多磨,一波三折的讨论来讨论去,就是通不过,眼看“五四”就要到了,最后,语文老师表态了(她是学校的团委书记):学习可以差点,历史有问题的不行。当我知道这些情况时,我的驴脾气上来了,有什么了不起的,老子就不入了。
  
  这还从源头说起。高一第一次期中考试后报成绩,语文老师乐着就进了教室,同学们,咱们班的一位同学语文成绩年级第一,考了97分(100分满分),超出年级第二名6分,真给我长脸。那位同学我还不熟悉,我叫下名字请站起来让我认识一下——XX。哦,叫我哪,我赶忙站起来,嘿,当时那个得意劲儿不亚于得了CCTV大奖赛的冠军,老师抬头一瞧是我,刷地一下拉下脸来,声调从高八度立马降到了低八度,坐下吧。真是奇怪了,这种学生也能考高分?蒙的吧。
  
  我也懵了,我到底是哪种学生,不就是靠近组织的事,给老师溜须拍马的事咱一点都不沾边。我那时家境还算富裕,我妈经常把我打扮的跟富二代似的,而且偶尔还挑头搞点无厘头的事,上语文课时不好好听课,却经常偷着看小说,老师不点名的批评了几次,还是屡教不改。所以语文老师不待见我,每次教室有什么动静老师一准儿先瞪我两眼。
  
  打那以后,我极其痛恨那个老师,甚至几次做梦都梦见自己按着董存瑞炸碉堡的路子,钻到老师家楼下左手托起炸药包,右手拉下导火索,在大喊“打倒语文老师”的口号中跟她同归于尽了。
  
  打击一个人其实就是几句话的事。
  
  后来我也学会了这个损招。青,取之于蓝,而胜于蓝;冰,水为之,而寒于水。语文老师教的。但我从来不对无辜者下手,咱做人还是有底线的。
  
  高中快毕业时,入团的事好像降低了点标准,历史问题好像不那么重要了。班主任几次催促我写入团申请书我都没写,我跟老师说,我都这副德行了不能给团组织抹黑。那年,班里好几个学习一般的都光荣加入了团组织。班主任说,你作为班干部(学习委员)应该向组织靠拢,觉悟怎么那么差呢?我还是老话,不入,咱不给团组织抹黑。
  
  班主任气的没办法,让我班的团支书(也就是我的前夫,他是班长我是学习委员)代写了一份入团申请书,入团前要做的几件好事,比如打扫卫生,也是他代劳。五四那天入团人员集体宣誓,我还是没去。没办法,他又代我去了。毕业好多年后他还跟我磨叽,你真牛,连宣誓都不去,我倒好,入了两回团,这叫什么事啊!
  
  现如今回忆起来,我对当初的做法一点都不后悔,我爷爷奶奶的历史关我什么事?他们当军官时,我还不知道在哪呢?再说,入个团就一定要假惺惺的讨好书记,做点表面功夫不成?再说,信仰这玩意儿不是逼出来的,如今贪污的、腐败的、吃空饷的、鱼肉人民的等等都是那些组织里的人。我除了2一点儿让我妈操心以外,还真没让什么组织发过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