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宝盆心水论坛热线:

1392348-9989

PRODUCT

在大快朵颐中即丰富了自己的胃又圆了自己的梦

 
  我的终极目标
  
  我认为所有与女人沾边的理想中肯定会有努力保持体型这一项。虽说容貌也很重要,但那玩意除了在脸上动刀方可改变先祖所赐的遗传基因以外,没别的更好的办法。
  在大快朵颐中即丰富了自己的胃又圆了自己的梦
  体型则不然,如喜欢丰满一点则可以大吃特吃,那也是全世界纠结妇女的最终极梦想。可是,如果想变成排骨级美女,只有选择眼见美食而心不见,满嘴口水往肚里咽。
  
  如果上帝问我目前最大的理想是什么?我会无比坚定地说,请主赐予我食物的同时不要让我发胖。
  
  回想小时候的理想可比现在要远大的多,因为孩子的理想总是在不切实际的基础上再无限发扬光大。
  
  那时我的理想是做一名科学家,胳膊底下夹着圆规三角板,身穿白大褂,留着齐耳短发,目光炯炯有神,最好鼻梁子上再架一幅黑色塑料框眼镜,面向东方,向毛主席保证说,实现四个现代化没我不行。
  
  靠,为了那个理想,我努力学习到小学毕业。
  
  到了中学,社会流行一句话,“研究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有一段时间我很为自己曾经有那么一个理想而羞愧。俺爹自打走出学校门二十年里没长过一分工资,他的领导为此还给他编了一段顺口溜,“辛辛苦苦二十年,光长胡子不涨钱”。于是乎,俺的理想变了,俺一定要成为中国乃至世界卖茶叶蛋的魁首,并亲手创建一个茶叶蛋托拉斯,到时候聘俺爹做总会计师,专门给俺管帐数钱。
  
  不幸的是,俺的理想还在孵化阶段,父母从俺下滑的成绩中发现了端倪。一顿革命思想教育后,俺痛哭流涕,表示坚决改悔,茶叶蛋托拉斯从此被扼杀在摇篮里。
  
  啊,我的理想!
  
  随着社会的变迁我的长大,理想一次次地变换,一次次地流产,就像蚊子般刚在耳畔飞起就被一巴掌掴在脸颊上。没人管了,自己倒没信心去实现了。
  
  往日所有的理想恍如隔日的梦,似乎记得又似乎记不得,似乎曾经有过而却未曾实现过。无比清醒的时候安慰自己,无欲则刚,这才是人的根本。于是,我又浑浑噩噩的没心没肺了。
  
  前几日展望未来(未来:特指从2015年2月份至2015年5月份)我又有了新的理想,争取把春节时胡吃海塞长出的十斤肉减下去,这是我目前人生的终极目标。
  
  不幸的是,在吃了几顿清水煮白菜后,我的理想又动摇了。为了减肥而断送烧鸡红烧肉大碗的米饭和飘着香菜的丸子汤值不值呢?今晚,在狠狠地咽下牛肉白菜水饺后我又明白了一个道理,把保持体型当作理想真不靠谱,但除了这个我还真没有什么高尚的、催人奋进的、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高级理想。
  
  最近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这个段子,觉得挺有意思的:每逢佳节胖三斤,仔细一瞧三公斤,减肥拼命大半年,未到功成又过年,人瘦穿啥都百搭,人胖穿啥都白搭。我就是后者——穿啥都白搭,呜呜……